忘川山人
见墨如面/
E-MAIL : drhstudio@126.com
 

维权声明:

 

做书籍设计的朋友发来一本沈复先生的《浮生六记》和随书附赠的一套明信片,开玩笑地问我,忘川山人最近又和出版社合作了呀?

 

心想,我什么时候和他们合作了自己却不知道?确实,明信片上写着“忘川”,而我竟然不知情。还以为是出版社擅自在网络截取我的画用作商业,仔细一看,原来这是模仿我的画而作,确实和我的画极其相似,无论从构图还是色调,竟跟我多年前的几张商业作品十分相似。

 

当即,我联系了相关负责人 @新世界青春图书专营店 ,才知道明信片上的画作出自插图师 @胡言hyhy ,此人乃一惯犯,抄袭我的作品不止这几张,有的甚至明目张胆地商用。作为一家有信用的出版社,竟然使用抄袭、涉及侵权作品,我立即提出要求他们下架随书赠送的明信片,并对我本人致歉声明。而出版社的相关负责人一再推脱:不知情、感到非常震惊并答应严肃处理此事云云。

 

在耐心等待一天后,出版方竟然要我自己与抄袭画手联系!出版社从此沉默,并销声匿迹。而作为惯犯,抄袭了我不止一张画作的 @胡言hyhy 大言不惭,并不知道自己错在何处?

 

说实话,我很心寒,在今天这样一个尊师重教的传统节日里,我居然要自己站出来为自己发声!作为一个画者,我本秉着尊师重教的意愿开始创作,期间也出现过很多喜爱本人拙作的朋友们,大家都很尊重版权。却不曾想,今日我遇见了自己从事插画创作以来第一位如此不堪、且毫无底限的画手和出版社。

 

未曾想,在人类文明如此发达的21世纪,为尊重知识版权要求一声道歉,都已经变成了奢望。

 

https://m.weibo.cn/1697151963/4282708236044829

 
评论(37)
热度(614)
© 忘川山人/Powered by LOFTER